短篇,時間點是700話。

開腦洞順便甩節操。

 

 

>>

 

收到信息,晚上六點沉石居酒屋相聚。

將信紙收入背包夾層,宇智波伸出右手撫了撫捎信來的白隼,鳥喙親暱回啄幾次後便跳上男人的臂膀。再看一會兒被陽光穿透的黑白羽毛,眼一謎、手一使力助牠躍上蒼穹。

沒等振翅的影子消失他就繼續往前走。沒有目的地,只是慣例的巡邏。

 

 

 

忍戰結束後五大國齊心共存,五影達成共識以永久和平為信念,在各國整頓時後給予彼此支援,直至今天的安寧榮景仍可明顯感受。在七代目火影上任後木葉忍者村更有重大改變,他到處奔波和老一輩的忍者們述說自己的理念,直至名門望族妥協他破天荒的要求:將榮耀的族紋淘汰。

『大家都一樣嘛,都是我的家人。』

以那不怎麼靈光的腦袋來說,大概也只有這個辦法吧。鳴人後來和日向宗家的小姐結婚,這捨棄先人創造的豐功歷史的決定能走到這步,她肯定幫了很多忙。最初就是日向宗家率先捨棄族紋的。

但最後能被理解,或許還是多虧他足夠保護一切的力量。

『若發生什麼事,我能阻止。』

 

 

 

走到山頭,另一邊是正要落下的橘黃夕陽,連綿不斷的山巒刷上金色的細沙,遼闊無際的天空綴著幾朵紅雲,正要聚攏時又被強勁的風颳散成一絲絲細縷紅彩。另一座山頂有鷹盤旋,展翅的雄姿隨著抖擻一鳴震盪在耳邊。

周遊列國後的他已走過滄海與萬丈土地,但自然變化萬千的蒼茫景色仍讓他忘神駐足。宇智波不是沒看過花草樹木,只是現在的他終於有心情去感受那份平靜、擺脫身處寧和就不安的過去。

接受了、想保護什麼的自己。

此時此刻之所以在邊境,是他給自己的任務。即使村子高層改變,和平也已經達到,仍不能怠忘一點黑暗存在的可能,村子給鳴人,村外就由他掃蕩。

 

直至金光落下山頭他才意識到有約,隨即瞬身消失,留下一團塵霧。

 

 

 

按紙上的地圖找到沉石屋已過六點多一些。十一月的夜晚很冷,宇智波吐著白霧,眼睛直瞪歷經歲月的木門,上頭掛著歪一邊的營業中告示牌,手正要拉門就聽到熟悉的聲音在右邊響起。

「唷!你遲到了。」

你比我慢一步。拉開門,一腳踏進屋裡。

我只約男生啦,女生們應該都要忙孩子,之後再約。鳴人邊說邊抬起纏著繃帶的右手做了眺望的動作,看到店裡最內位置的鹿丸和其他人就快步往裡走。

沉石屋的擺設和一般居酒屋差不了多少,但坪數少些,黃色燈泡垂掛晃蕩著,店內除鹿丸等人就櫃台坐兩名看似剛結束任務的中忍,綁著藍色頭巾的老闆正準備料理什麼,從眼角的皺紋看來有一定年紀。

這間店和鳴人個性真不搭配。走在後方的宇智波看著鳴人背影,他沒批上火影披風,只穿橘衣黑褲的私服。

兩人才走到桌邊就被大夥調侃大人物就能晚到麼,剛坐定就被起鬨逼喝酒。鳴人大笑著說放過他吧但也老實地接下一杯,宇智波坐在最邊的位置,其實他沒料到是跟同屆生相聚,以他個性來說這聚會人太多了。

 

「這次會談順利吧,鳴人?」牙粗魯地拿起酒瓶倒又是一杯,「聽說你家孩子跟你一樣在火影巖上亂畫了?」

「我教訓過他了,沒事啦。大家最近還好嗎?」

「好是好,但家裡事情多,說不定出任務還輕鬆呢。」丁次擠了擠眼睛,要老闆再送上幾盤菜。

「井野很擔心豬鹿蝶的事呢,孩子都不乖乖學秘術。」

「這是個大問題,真要說為什麼……」

「志乃真沒料到你去當老師了!」

眾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答腔和抱怨,鳴人聽得汗是一直滴。宇智波從頭到尾沒說話也沒動筷,逕自在一邊喝清酒。自家沒什麼好抱怨的。

想著心中是一暖,他的姑娘把一切打理得很好。

 

「喂!能不能說點別的?說些有趣的唄。」鳴人嘴角揚著,眼裡卻多了這些年沉澱的某種情緒。

「說女人吧……」鹿丸挑著眉,把身體埋進沙發。

「鹿丸還是對這話題有興趣啊?」

也不是有興趣,就是有新體悟可聊吧。

「家裡有人等真的很好啊,哈哈哈哈——」

「牙你要好好保護人家呀!話說那女孩——」

「牙跟那女孩有沒有計劃呀?」小李也八卦起來。

宇智波抬眼,看著這以前很迷自己妻子的傢伙,扭了扭眉。看向鳴人。

 

「喂。」

鳴人轉頭,嘴裡還嚼著肉串地看著他。

「櫻說、想聚一下……七班。」

 

嗯,後天,假日吧。

 

 

鳴人,笑得很鳴人。

 

 

 

 

離開沉石屋是九點。比平常晚很多,踩著匆匆步伐到門前一刻他瞬間站定。鳴人只約男生,所以櫻不會知道自己是去參加聚會,他慌張地拉開家門。

我回來了。

語尾才剛落下,就看到櫻迅速從書房衝出,和早上不同地、現在她身上多件寬鬆的毛衣。迅速將門拉上阻斷冷風。

「歡迎回來,佐助君!」櫻急急幫他脫下大衣,補著一句可以洗澡了。

剛我……

「雛田下午有來,有跟我說……沒事的。」櫻揪一眼自己又迅速撇開視線。他已經很習慣櫻的臉紅。

「……抱歉。」他牽起她的手,往屋裡走。

 

「聊了什麼嗎?這麼晚呢……」櫻向自己蹭了一些。

每個人的任務、孩子,還有村裡……鳴人後天會來,卡卡西也會。鼻間竄來一陣香味。

「咦?那我要準備豐盛的招待他們,天天最近教我好多中華料理……鳴人還好嗎?」

……老樣子。所以約他了嘛。

「今天有遇到什麼嗎?」櫻閉上眼,感覺他的心跳,聽他的聲音。想像他走在森林裡的樣子。

有看到鹿,大概是奈良家的……楓樹長紅了……天空很美……。

「……明天、我想一起去……」

嗯。右手環上她的腰。

……有聊到妳。

「我?」

在討論……什麼地方最迷人……

櫻噘著嘴。

他看不到,但很清楚她臉更紅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『眼睛……還有腿。』

 

       ——??!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她把自己往丈夫懷裡塞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迷人的……是櫻。」

他覺得這次回答得比較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………笨蛋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END

 

  

後:

摻雜自己對結局的解讀:看不到實體象徵,就不會有實力與權力高低的概念。很鴕鳥心態。

彆扭地就是要佐櫻一下,ya。

 

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靜 的頭像

悄然

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